据边防官兵介绍

2020-07-27 02:50

记者在现场看到,猪圈的一些墙壁和棚顶已经坍塌,猪圈里满是积水,水面上还漂着几头死猪。马路边站着几十头猪,周围的马路上还能看到被淹死的猪。养猪场里一片狼藉,大猪小猪随处都是,吴松光和家人亲戚正在整理猪圈。

5日凌晨4时许,在浦口镇拓尾村内,一户村民的一栋一层瓦房由于地处低洼地带,一家7口人被困屋内。其中有两名70多岁的老人,最小的孩子只有2岁,情况十分危急。闻讯后,消防官兵立即赶到现场营救。指挥员指定一名水性好的消防员携带救生衣和安全绳游到被困村民所在位置,将安全绳固定好后,帮助村民穿好救生衣,在其他消防员的保护下,成功将7人转移到安全地带。

“昨晚我照看虾塘,凌晨一二点时,大量的水从上面冲过来,没多久虾塘堤坝就被冲垮。”陈强说。

5日上午,记者从连江县城出发,经过通港大道前往受灾的浦口镇。记者看到,从浦口镇幕浦村开始,道路两边一片汪洋。

在樜尾村的水泽里,记者看到不少连江边防所的官兵和当地村民正在水中捞虾。据边防官兵介绍,因为暴雨冲垮了虾塘,虾都被冲走了。为了尽量减少养虾户的损失,他们便组织人员捞虾。

据连江县政府统计,5日的特大暴雨造成连江农作物受灾950公顷,成灾830公顷,绝收120公顷,受灾人口2万多人,直接经济损失为8350万元。

上午10时许,雨停2个小时后,浦口镇街道上的积水正在慢慢退去,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清理淤泥和被水浸泡的家具。不少地势较低的路段,水深还是到膝盖部位。

在受灾较严重的樜尾村,在雨停了3个小时后,还有不少房屋浸在水中,水位到膝盖部位。“几十年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水灾了。”村民刑先生说。

“这样的短时强降雨导致长龙山区的山洪顺势流向地势较低的浦口、东岱和马鼻透堡等地,再加上遇到天文大潮,导致排水不及时,引发严重内涝。”连江防汛办主任陈明福称,内涝并非水库泄洪引发。(福州新闻网 记者 李俊 通讯员 姚扬杰 赵逸卿 吴其法 赵建强 黄英豪 文/摄)

4日晚至5日,连江普降暴雨,最大降水量达263.7毫米,致使连江县马鼻、透堡、官坂、浦口、东岱、晓澳等乡镇受淹。积水最深时水位普遍到胸部,房屋进水,猪圈虾塘被冲垮,田地被淹……连江这些乡镇几成泽国。

据了解,这家人凌晨3点多正在熟睡,后来被洪水冲醒,才发现房子已被水淹了,洪水已经淹到胸部,他们随即报警。

除了虾塘,一些猪圈也被洪水冲垮。吴松光的养猪场位于浦口镇浦乐街的马路边,在这次暴雨中,他的猪圈被淹没、冲垮一部分。

记者从连江防汛办了解到,5日的暴雨主要是受第9号台风“苏拉”登陆后环流影响,从8月4日23时开始至5日5时,连江县普降暴雨,最大降雨量出现在连江地势最高的长龙山区,为263.7毫米。

灾情发生后,连江县当地干部、消防官兵、边防官兵和公安民警都迅速组织人员投入救灾工作。

到5日上午9时,当地政府和消防部门先后在浦口、官坂等地疏散近千名群众,消防官兵成功救出23名被困群众。

“当时水涨得很快,没多久就到胸口处了。”居民林女士回忆说,凌晨两三点时,她还在睡觉,突然听到房屋大门处有“咕噜、咕噜”的水声。她下床一看,发现大量的水不断地从门缝涌进来。林女士急忙叫醒家人把一楼的东西搬到二楼,最后搬不动的电动车和冰箱还是被水泡了。

罗源人陈强在樜尾村承包的虾塘就在暴雨中被冲垮了,虾塘的堤坝被冲垮十几米,里面的虾全部被冲走了。“去年我在江苏养虾也是被水冲走了,这次借来100多万元到连江养虾,没想到又这样。”说起这些,陈强欲哭无泪。